> 临济宗演正观(31):观 修_心经念诵网

心经念诵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临济宗演正观(31):观 修

时间:2019-08-24 09:38:36编辑:   阅读次数:
以方便说,佛教将一切事物即万法,分为性、相两个方面。“性”是事物的自性,“相”是事物的现象。大乘佛教的“空”的确极为深奥 。很多人经常对“空”的含义产生误解和曲解。
佛教中的“空”有它特定的含义,很多人错误的把“空”的意思理解为汉语字典中空虚、虚无、的意思。这就致使这些人否定善恶因果定律以及三宝的功德作用,堕入“顽空”和“断见”,愚痴的认为一切都是无,都是假象,善恶因果也不用管他,只要心里不挂碍,反正是空,喝酒吃肉,为所欲为,自以为修到了无为法的最高境界。结果造下恶业,轮回受苦。着相修行的人即使不能当生开悟,但也能修得福报。但是修入顽空和断见的人,危害甚大。“空”既不是有,也不是无,而是因缘和合,或简单的说就是“缘起”,因为说诸法“性空”,所以说“缘起”。
早晨的雾,一般我们会看到有一个自体,自性的“雾”,我们看到雾的形状时说有,看不到它的形状时会说灭。实际上没有“雾”在生,没有“雾”在灭。只不过是空气冷了,水分子慢慢的增加凝结起来,我们就看到朦胧的一片,我们就认为“雾”“生”了。当阳光普照大地,空气热了,水分子慢慢蒸发,“雾”慢慢不见了,我们就认为“雾”“灭&rdq

\

uo;了。其实里面没有“雾”,“雾”是我们给那片蒙蒙的水份一个名称罢了。在这个世间是否真的有一个恒常而独立不变的东西是雾水呢?完全没有,一切都是依“水性”而化现、衍生罢了。所以业报也是如此,它没有生,因为没有自性;因为没有生,所以它没有灭。万法因为因缘的和合而生,因缘的消散而灭,并没有实在的自体,所以其本性为空。常人对空的认识,往往错误的认为是什么都没有的“顽空”;说到有,错误的认为是什么都有的“实有”。其实,佛法里所说的“有”,是如幻的缘起假有,虽有而不碍空;佛法所说的“空”,是无实、无不变的自性本空,虽空而不碍因缘和合的有。此即是缘起性空的道理。所谓缘起就是因缘和合,即宇宙间的一切事物、现象并不独自存在,无不是因缘和合所生起的;所谓性空,就是自性本空,即凡是因缘和合所生起的事物以及形成的概念等,他们的本性都是空的,我空、名字空、法亦空。众生以及一切法本质都是空性。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是这样,谁也不能独立存在,一切事物都没有自主性,都是随着缘生而现,缘灭而散。凡夫说空,是一切没有;佛法说空,只是无体性,而不是无假相。修行人说空,不同凡夫一无所有的空,而是念起不随不住。空并不是有那样东西,也并不是没有那样东西,而是没有所指的那样东西的本体。空既不是世俗观念的绝对没有,也不是另有一个空的境界存在。空是指自性体空,并非说业相绝对没有。这个空不是空无所有的空,而是妙有真空的空。
“空”并不是顽空,并不是妄计一切皆空的恶取空。“空”具有建设性,譬如:没有空间就不能建房子;袋子不空,便不能装东西;宇宙不空,众生就无法生存,所以要“空”才能“有”,宇宙万法就是建立在这个空义上。空的意思是透视宇宙万物,都是生灭的不实在的。虽然有,但不是实在的东西,“有”是性空的因缘假合而有,不过是一段暂时的因缘过程而已,所以心中不要去执取它实有,也不要去执取他实无。虽然事相上有的东西,但不是永恒的。但

\

也不能说他无,因为事实上是暂时有。所以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,既肯定又否定,既有既无,非有非无。空不是空无所有的空,而是不可得的空,也是随缘显相起用不住着的空。假如认为一切都没有,这是断灭见,就大错了。“空”是指世间一切现象都是因为各种条件的聚合而形成的,当条件改变时,现象也跟着改变,本身并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实体。也可以说空里边微尘聚集在一起变成一个色相,因缘散了就空了,所以空就是色,色就是空。
宇宙间一切事物和现象都依相互的关系或条件生起变化。缘起法所阐述的就是因、缘、果的关系,因、缘、果三者是相依相待而存在,没有绝对的独立性。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它一定是缘起的,它一定是没有自性的,没有永恒性的。以有空义故,一切法才能够成;假使说无空义,即万事万物有自性、有永恒性,那世界还有什么变化?事物没有变化,那儿来的运动?没有运动变化,事物是死的还是活的呢?所以假如说没有自性空的话,世界上的一切都成不了了。从性空缘起来讲,正因为它没有自性,诸法才能够依因缘而生起。如果有自性,他就不依着因缘生了。一切诸法都是相互依存而生起的,依着因缘万象才得以呈现,但他们的本性空寂。由性空故,而缘起诸法,若无空义,一切法则不成。性空缘万法,依着性空而建立一切万法,而这一切万法又顺着具足的因缘而生起,一切法的生、住、异、灭,都遵循这个规律。一切诸法由缘起故自性空,由自性空故缘起万有。一切色相无不是因缘所成,本无自性,本无自体,本不可得。一切事物都是缘起而生,因缘具足则生,因缘消失则亡,缘起而生的事物都没有不变的自性,即无自性而本来平等,无我性而原本清净。用不分别、不执著的心,透过万象见本质,见到自己的佛性,那么就能够善用五蕴而起妙用,此乃真空妙有之故。
一切法“缘起性空”。任何物质现象都是缘起,它有形态,有功用,但是它的形态和功用里面没有常恒不变的,所以说是空。所谓空,不是指物体之外的空,也不是指物体灭了之后的空,而是“当体即空”。一切物质现象皆是空,而一切空也正是物质现象。实际上“空”“有”不但不对立,而且是一体的。没有空就没有色,没有色就没有空,空色是不能分开的。“有”中存在着空性,空性是不会在“有”之外而存在,也不必等“有”毁灭了才谈空性。缘起是宇宙人生一切现象形成的法则,诸法因为“缘起”而有,所以“空”无自性;但是“空”并不否定“缘起”的假有,而是在万法现象上,观察其无自性的空。空是建立在缘起有的当下,不可以离开缘起有去寻找另外的空性。缘起有与自性空为一体,缘起与性空不二。因此“缘起”与“性空”不是对立的,而是一体两面的。佛陀说“缘起性空”,就是要让众生因“空”而知“有”,因“有”而达“空”,是为对治众生“空”、“有”两端的执着,所以能真正通达缘起者,于诸法则不执著实有,亦不执著全无,所谓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如是体悟非空、非有,就是“中道”。
万有世间一切诸法的存在,都如梦幻似地生生灭灭;在生生灭灭地现象中,如果说它是断灭的“无”,但它却有相续的作用。如果说它是恒常的“有”,但它却又是生灭无常的。智者了知一切诸法,既不是决定的“有”,也不是绝对的“无”。
“空”并非百分之百的否定一切事物的存在,只是否定它们的绝对独立真实性,至于相对的真实、短暂的真实仍是被肯定的。空不是空无所有,而无穷的妙有是存在的。如果绝对偏空,那我们不要吃不要喝,什么都是空,一切东西皆空,那是不行的,现在还需要以这个假的五蕴色身,而来开发如来藏法身慧命。再譬如说一盆水,以性空的观点说,这盆水在某种因缘的决定下,暂时保持这个样子,它可用以滋润解渴,亦可用以灌溉花木,洗脸洗脚,但当时空因缘转变,它会变为蒸汽,或变为冰块,功能又自不同,所以我们说这一盆水的本性是空的,是假有的存在。水蒸发了变为了水分子,这也不是真空,是妙有的存在。以物质来说,物质里面叫非空非有、也空也有。说他是空的,执住空的也不对;执住有的也不对。
因为短暂的假象有存在过,但是无常,没有永恒,所以说也空也有。这种空有不二,不落两端的观念叫做中观。将这种观念实现于生活中,叫做中道。不偏于空,也不偏于有,非空非有,亦空亦有,不落二边,圆融无碍,这就是中道。中道现前,亦不应着,若着中道,便是法爱,应无住而住,住于菩提心。
甚至连“空”也要空去,然后才能享有一个解脱自在、空有不二的世界。说空不要执着空,说有也不要执着有。一方面不能否认幻有现象、因果现象,一方面要扫除我相、法相,去除我执、法执。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平常心、正直心,不着一尘、不贪恋一法(事与理)。“空”蕴含无限,真空才能生妙有。万法惟其性空,才能生起宇宙万有;万有徒具假相,才能显示自性本空。因为空非顽空,有非实有,空不碍有,有不碍空,空就是有,有就是空,真空不空,妙有非有,心就是相,相就是心。“空”“无相”本是自然的、实际的,是世界万有的本性,因此,它也被称作“实相”、“真如”、“法性”。
真如=诸法实相=宇宙万有的本体=无为法=自性清净心=佛性=法身=如来藏=实相=法性=圆成实性=一心=大涅槃=心性=众生本源自性=如来性=本来面目=清净法身=自心现量=法身净土=常寂光净土=实相般若=本元自性=自性实相=一真法界=净菩提心。又如清净觉海,寂灭性海,无住真心,圆觉妙心,清净真如,真如本寂,大光明藏,大圆镜智,妙觉明体,本地风光,本来面目,自性本体,不动本体,皆是同体而异名。若证得真如实相,无为空理,一切平等,无有分别就是入“不二法”。若已经安住在正法究竟智慧的空性里面,那么冤亲平等、顺逆平等、善恶平等、男女平等、大小平等、正邪平等、一切天地平等、烦恼菩提平等,这才是究竟法,叫做不二法门。不二法就是垢净不二、生灭不二、善恶不二、能所不二、根尘不二。生佛不二,依正不二,净秽苦乐不二,欣厌取舍不二,烦恼菩提不二,生死涅槃不二,悉皆平等,无有二相。当知有为心和无为心本来不二;不二的心,便是自心,这叫做佛。为什么呢?一切万法都是真如一心所现,我们的妄心本是真心。所以常住真心是生灭妄心的体;生灭妄心是常住真心的用,原来是不二的。法身是体,报身是用;法身报身原是一身,真心妄心同归一心。不过,我们的真心法身是无为,妄心报身是有为。无为是体,有为是用。用不离体,体不离用,所以说是不二的。一切有为,都是以无为为根据的,我们的假我不离真我,众生的妄心离不开真心。真我假我本来是一我,妄心真心原来就是一心,所以叫做不二。烦恼分别意识心和大般涅槃妙心,其心不二,凡心圣心不二,生死涅槃不二,性相不二,生灭不生灭不二,常与无常不二,成佛,就是将妄心转为无量真心。以天地作为比喻。天体本来是空,就是无为,这和真如法身相同。地生万物,就是有为,这和妄心报身相同。然而地如果没有天上日月照耀和雨露滋润的种种妙用,怎能生长万物呢?如果没有天,地上的高原旷野山川丘陵,种种错综复杂的组织,又怎能显出生化培育的功用呢?由此可知,天地是互相为用的。我们的无为法身,有为报身,也是这样,所以,法身和报身是不二的。

本文链接:临济宗演正观(31):观 修

上一篇:什么是具足戒

下一篇:什么是佛教说的世间与出世间?